甘肃庆阳宁县8岁女童被同班男生伤害事件近日被广泛关注,根据女童金凤(化名)家人此前说法,女孩 儿之所以受到伤害,与班级女老师萧琴琴(化名)怀疑自己的口红被金凤偷偷拿走有关。而据本月15日的官方通报称,金凤的受伤,和女老萧琴琴丢失口红之间没有联系,各方说法陷入罗生门。

18日下午,北青报记者见到了金凤的班主任老师萧琴琴,她表示,在事发的2018年12月14日上午,她确实曾经询问过8岁女孩儿金凤是否看到过自己的口红,而金凤在当天上午曾告诉萧琴琴,拿走了口红, 当天中午,金凤的家人也曾经找过萧琴琴,与她沟通过此事。但萧琴琴表示,金凤在当天下午被伤害时,自己正在学校的二层给高年级学生上美术课,确实不在事发现场,自己是在当天下午6点下班以后,才接到了金凤家长打来的询问电话。

萧琴琴说,当天下午的第一节课一年级是体育,而四五六三个年级是上美术,她当时在给三个高年级上美术课,在教学楼的二楼,而一年级的体育课在一层,所以自己当时并不知道一层发生了什么情况,“ 下午的第三节课是我给一年级上的语文课,当时金凤也在我的课堂上,但是她没有什么异常,也没有和我说她被伤害了的事情。”

“本来计划着这次临时聘用到期了,再去读个大专,以后继续从事教育行业,但是现在出了这件事,压力挺大的。”萧琴琴说,“现在我只希望有关方面更详细的调查结果能够公布,还原事情的真相。”

萧琴琴的家

萧琴琴的家

萧琴琴所住的村庄

萧琴琴所住的村庄

萧琴琴说,2018年12月14日早自习时,她发现自己放在宿舍的口红不见了,寻找未果,在早自习结束后,她叫住了金凤,“我当时没有明确的说丢了什么,只是问她,是不是拿了老师放在宿舍的东西,金凤当时问是不是口红,然后说是自己拿走了,我和她说没关系,中午给老师拿过来就好了,就让她继续回去上课了。”萧琴琴说,“当天中午金凤的爷爷和奶奶相继带着她来到了学校,孩子家长说口红不是孩子拿的,我后来也就没太追究,校长知道后也针对这件事批评了我,我就让金凤继续回去上课了。”

萧琴琴告诉北青报记者,事情发生后,她一直在配合各方面的调查,而针对网上有人说她“二舅是县教育局一把局长”、“公公原来是县长现在退居二线在人大上班”的说法,萧琴琴表示,自己的母亲只有一个哥哥,现在在务农,自己就没有“二舅”,而且自己现在刚刚20岁,还没有男朋友,也根本就不可能有公公。

萧琴琴的二叔告诉北青报记者,萧琴琴一大家人都是生活在农村,除了留下务农的就是在外打工,经济条件并不好,萧琴琴从小也是在农村长大,后来去陕西宝鸡读了中专,学的幼师,毕业后换过几份工作,去年得知杨庄小学一名老师休产假,需要聘一名临时教师,才去到的杨庄小学,一个学期的收入是6000元。

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付垚 张香梅